perkypsycho

【傅宣】如山如海

我可太喜欢这篇了

竹羡:

 写在前面:背景向现实OOC甜蜜约会【也有可能不甜,不可以打作者】,无预警。






01


吴宣仪早就知道傅菁喜欢自己了。


她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感觉不到,那时隐时现的悄悄黏在自己身上的专注目光,饱含着把不经意间的对视拉长成泛黄胶片般的深情。


粉丝因此叫她什么来着,哦,傅盯盯。那么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
她回想着,大概是三月的尾巴尖上吧,她们分到同一个宿舍的时候,或许更早也说不定,唔……


明明才刚搬出来,关于蓝色屋子和粉色屋子的记忆却争相跳脱出来,胡搅蛮缠一通,再多一点,她就要承受不住了。


好在音乐及时停止,思绪像从手中滑走的鱼一样被切断了。


吴宣仪收回动作,轻轻喘着气,目光有些失焦。


“差不多了吧。”


回过神来,目光投向练习室的巨大镜子,而在她思维深处胡闹的始作俑者就站在她旁边,睁着无辜的眼睛继续问:“还练吗?”


“嗯,再一遍,毕竟我白天没在。”她上前调整了一下播放系统,从头再来。


再过几秒,音乐就要响起了,在这短暂的空白里,她朝傅菁走过去。


 


早就过了正常练习的时间,现在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。


傅菁笔直地站着,头发上笼着一层水汽,脖子上挂着条白毛巾,微微染湿了T恤领口。


这个人,明明洗好澡准备离开了,但是看到她,又改变主意说要留下来陪她练舞,确实像极了一头乖巧亲昵的小狮子。


吴宣仪默默叹了口气,但是心里又觉得挺高兴的。


白天因为一些不得已的事在外面东奔西走,晚上好不容易有时间了,第一要紧的就是回来赶进度,本来以为今晚只会有她一个人了……


“倒是你,这么晚了还不走?”她故意拉长了声音揶揄她。


“反正我没什么事嘛。”傅菁柔柔地笑起来:“就陪你。”


笑起来真是温柔啊,连说话都带着她不自觉的宠溺,让人忍不住想摸摸她的头。


被这样一个人喜欢着,自己是幸运的吧。


她透过镜子定定地看着她,直到音乐再次响起来。


两个人拉开步伐,动作无限同步。


 


02


半小时后,练习室的最后一隅灯光消退了。


一路上,傅菁的心里仿佛藏了一整支交响乐团,现在琴鼓齐鸣,而她捏着指挥棒,紧张地像个初出茅庐的业余指挥家。


“师傅,一直往前开,对,先不回去。”她扒着前面的座椅靠背指路。


吴宣仪勾住她的臂弯凑上来:“什么什么?要去哪里?”


“你想去哪里?”


“我想逛街!”


“……”


果然,但是晚上十一点是不会有街给你逛的,死心吧。


她掖着不说,吴宣仪就笑着闹她。


车子又往前开了一段,经过某个路口的时候,她叫停了:“师傅,就到这里吧,我们晚点自己回去好了,谢谢啊。”


“欸这里还有个商场的吗?”吴宣仪利索跳下车,看着一侧亮着灯的橱窗里姿态各异的模特。


她的眼睛亮亮的,好像下一秒这些模特就会活过来邀她起舞一样。但是它们并没有发出邀请,只是吝啬地给予一个模糊侧脸。


“你不要看了啦商场都下班了……”她其实有点忐忑,这么做会不会太孩子气了呢?她……会觉得开心吗?


“但是楼上的电影院……还开着嘛。”她一边继续说,一边观察吴宣仪的表情。


“欸?”吴宣仪偏过头看她,好像很惊喜的样子:“看电影?”


“不知道你喜不……”


话还没说完,吴宣仪就一把挽住了她的手臂:“走走走,我们去看电影!我好久没有看电影了!”


一下子兴高采烈起来。


傅菁被她拉着往电梯的方向走,摇头晃脑地笑起来:“你慢点啦。”


没错,她喜欢。


 


两个人于是埋头在手机里选电影。


已经很晚了,加之这个电影院的地理位置很偏,门口只有稀稀落落几个人,大屏幕播放着新电影的预告,一派虚假的热闹。


她们挑了一部动画片,总动员合家欢系列,选座界面一片空白,所有座位任君挑选,保证合心合意。


离电影开始还有十五分钟,吴宣仪兴冲冲地跑去买爆米花,像个小孩子一样。


傅菁手里捏着刚打印出来的票,悄悄用手机拍下一张照片。


值得珍藏,她想。


也像个小孩子一样。


 


03


美中不足的是电影开始后,后面隔几排又坐进来了人。


于是就不能那么放肆了,两个人戴着3D眼镜,互相看一眼,默契地拉低了帽檐。


爆米花放在中间,拿的时候会时不时碰到对方的手,空气也开始变得有些焦糖味。


电影很有趣,吴宣仪会笑倒在她身上。


而她一手提着爆米花,一手揽着心上人,暗自祈愿电影永远都不要结束。


 


就像……她曾祈祷那个能够把人掏空的节目不要结束一样。


但是终究舍不得。


比起舍不得可能来到的分离,更舍不得看着她消瘦下去。


她们终于站在了截然不同的立场,好在,结局不坏。


说不上好,但也不算坏。


她们还有时间,她还有时间。


 


同比赛一样,电影也终归要结束,两个人走出电梯,凌晨一点半的风贪婪地迎上来,把爆米花的甜味卷了个一干二净。


她握住身边人微凉的手,问她:“怎么样?”


也不知道是在问电影怎么样,还是在问晚上一起看电影这件事怎么样。


“很好看啊!我很久没有看电影了,之前在韩国的时候,我韩语其实不怎么样,也不会想说去电影院看电影。”她摇了摇她的手臂:“下次我们再来看吧,好不好?”


“好啊。”她牵着她,忙不迭答应,眼风扫到不远处的出租车空车灯,招了招手。


两个人身高腿长地一起窝进后排座位,吴宣仪身上的恬淡气味开始发酵。


傅菁有些晕乎乎地靠她更近了点。


 


04


车子在小区门口就停下了,两人选择慢慢走回那栋别墅,她们的家。


路灯沿着路面铺开来,照亮一团又一团的静谧空气。


蝉鸣声断断续续,吴宣仪走在她前面,步伐有些愉悦地跳跃。


手机突然响起来,傅菁蹙了下眉,接起来,是熟悉的声音,叫她的小名。


应了几句之后,就挂掉了。


等她再抬起头的时候,她和吴宣仪不知道怎么,就分别走在了绿化带的两边。


到底是谁选择了另一边呢,已经不得而知了。


吴宣仪看过来,问:“怎么啦?脸色不太好。”


“没什么。”她下意识就说。


“噢。”吴宣仪转过脸不问了,开始轻轻哼歌。


 


这一段路她走得有些沉默。


耳边是树叶窃窃私语的声音,蝉鸣的和声,还有由远到近,再到远的悠长的救护车鸣笛声。


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,她故意放慢了脚步,盯着右前方的人。对方双手剪在背后,脚步轻盈地走着,像是只出现在夜晚的珍贵蝴蝶,翅膀上有蓝色的奇异花纹,要是再靠近一点,蝴蝶是会停在指尖,还是飞走呢。


三个月后的她,依然没有答案。


心里起了个疙瘩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穿破心脏的壁垒,生长出来。


但不该是现在。


 


“你看。”吴宣仪的声音隔着一段距离贴过来,清爽而透亮。


傅菁眨了眨眼睛,看过去。


只见她双手夹着两片树叶,贴在她白色的帽子上,像一只可爱的软白兔子。


软白兔子朝她皱了皱鼻子,好像在抱怨什么,或者只是单纯逗她笑。


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,是了,都怪自己一路都没怎么说话。


“没什么啦,刚刚……是我家里的事,没什么的。”


她一连说了两遍没什么的,好像真的在确认什么。


“噢,这样啊。”吴宣仪放归树叶,蓦地朝她张开双臂:“来抱一下?”


 


吴宣仪的话像蛊惑人心的咒语。


笑容也清晰明亮得像是从某个内心深处折射出来的希冀,那些琐碎冗杂的家事一下子从她身体里脱出去了,只留下心跳的勇气。


 


这时她们已经走到了别墅跟前,阻隔着两个人的绿化带在这里被擦掉了。


她于是上前两步,很自然地拥住了她:“嗯。”


她听到藤蔓破土而出的声音,包裹住柔软的心脏。


 


05


“等等,电影票呢?”


“啊?”


“我电影票找不到了。”她从吴宣仪的怀抱里退出来,翻了翻小挎包,懊恼地说:“可能是我刚刚拿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掉出来了。”


“电影票你还要留着吗?”吴宣仪觉得很奇怪,明明电影都结束了。


“要啊!”她郑重地点了点头,像是在承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
吴宣仪愣了愣,只好说:“那找找?”


“嗯,应该就在这附近。”她掉头顺着来的路走回去,认真凝望着地面,把自己缩成了一小团。


突然被丢下的吴宣仪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小跑着追上去:“我帮你。”


她开着手机闪光灯找寻不知道躺在哪里的小小票根,而吴宣仪则像小尾巴一样跟在她后面,看不清是什么表情,到底有没有在帮她找,还是只是踩着她的影子玩耍。


但这次她们站在了同一边。


月光缓慢地浸下来,被路灯照亮的也只是一小块范围,两束更强的探照光线仿佛在宇宙中穿梭的船只,擦亮了树叶之间神秘的低语,而路边被丢弃的易拉罐像孤独的星球,在照射中倒映出漆黑的环带。


“找到了!”


她回过头,只见吴宣仪从草堆里直起身,发丝略微有些凌乱,挥了挥手里的票根。


“好,还有一张!”


“啊……”心上人发出“要不算了吧”的声音。


她笑起来,觉得她格外可爱。


光年外的月光见证了这场寻找宝藏的游戏,隐秘不宣。


正当她准备放弃的时候,那张被命运选中的白色小纸片出现在视线的余光中。


她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,蹲下捡起这被她不小心遗落的珍贵纪念。


“给你,两张一起收好吧?”吴宣仪像是洞察了她所有不知名的小心思,弯腰把票根递到她面前。


她抬起头,跌进她溢满星光的眼眸里。


 


名为爱恋的藤蔓爬满了她的心脏,被夜色催化,开出花来。


如果就是现在呢?


表白吧,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星系传来,落进身体里,回音空旷。


 


06


凌晨两点的别墅安静得像蒙着一层灰尘,无人揭开。


吴宣仪轻手轻脚地从浴室里出来,走到房间门口,伸手去关走廊的灯。


有一双手从另一边紧挨过来,覆盖住她的手指,阻止她关灯:“宣仪,等等。”


她侧脸去看低声说话傅菁,却被她郑重的表情吓到。


“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傅菁说。


 


有一种预感浮上心头。从她们找电影票根开始,傅菁就有点不对劲了,到底不对劲在哪里她一时又说不出来,直到现在,那句烂俗而小心翼翼的“我有话对你说”出现在这里,她终于反应过来,傅菁可能要说什么。


糟糕了。


这是她的第一个反应。


她没有不知所措,也没有头晕目眩,她的念头仅仅是,糟糕了。


……这样的自己也糟透了。


 


傅菁的手心出汗了,她很紧张吧。


“宣仪,我……”


 


吴宣仪食指用力,“啪”地一声打断了她的话,走廊突然陷入黑暗中。


她在用行动告诉她,停下吧,不要继续说了。


房门微微隙着,暖黄色的光流出来,被黑暗汲取。


 


这一瞬间吴宣仪想了很多。


自己在乎傅菁吗,答案是肯定的。她在乎,关心,甚至更多,但是无法回应她。


她不止一次自私地希望她永远不要表白,好像只有这样,她才能继续拥有她。


但傅菁下定决心要把她的心情传达给她了,通过笨拙的语言。


这个世界上多的是言语无法表达的爱,她却偏偏要说给她听。


傻里傻气,又倔得可爱。


但她却无法回应啊。


她得到的值得珍藏的爱,或许已经太多了,而压在她身上的担子也过于重了,她已经失去一一回应什么的力气了。


她的目光坠下去,和她对望的勇气隔着山海。


 


她想这一瞬间自己的表情一定是十分难看了。


并且因着这微弱的光的存在,傅菁全都看见了。


不然她怎么会突然松开自己的手呢。


 


“我……你早点睡,很晚了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傅菁垂头丧气地说,似乎打算离开了。


 


这又算什么呢?


吴宣仪突然没由来的生气。


就这样?不打算试试吗?


如果再约自己去看一次电影,或许自己可以和气味甜腻的爆米花融化在一起,黏在她衣服上,好一直跟着她。跟着她在夕阳倒灌进窗户的练习室里跳舞,在拥挤狭小的寝室里收拾行装,在树叶的叨扰中接听沉默的家中来电。


去哪里都跟着她。


 


她这么想着,仿佛不甘心似的,转身拉住了傅菁的衣角。


傅菁的身体在这一刻完全僵住了。


 


而她又突然开始想,我到底在干什么,我到底……想干什么?


 


傅菁回过身,在被黑暗吞噬的边缘,用熟悉的目光看着自己,眼中闪烁着欲语还休的光芒。


那是跨越山和海的永恒目光,只用来凝视她。


 


她在等自己说话。


而吴宣仪想为自己的冲动谢罪。


 


救命一般,房间里突然出现了一声响动,可能是猫。


她借此放开了攥着她衣角的手。


 


接着一切就又开始崩塌,傅菁眼中骤然熄灭了光芒,有什么,沉入到无尽的深渊里去了。


她甚至感觉到,傅菁要从她心里离开了,就在下一秒。


而她的心也就此跟着她一起往下沉去,开始无法呼吸了。


她还是想叫她不要走。


 


她是只为她心动的傅菁,如果时间可以停止就好了,她想,那么在这一秒,她可以永远拥有只为她心动的傅菁,她的心上人。


多好。


 


07


长久的静默和挣扎之后,吴宣仪终于还是开口了,她笑得有些勉强:“那晚安?”


在一片模糊的夜色中,最适合道晚安了。


傅菁没有出声。她的脸藏匿在暗处,看不清表情,一动不动地像一片安静的山脉。


吴宣仪没有办法了,她上前两步,把她从浓稠的黑暗中捧出来:“乖啊。”


 


突然被抱住的瞬间,她听到傅菁啜泣的声音。


她的怀抱温暖到有些滚烫,长手长脚地把自己兜在肩头,温柔地让人想要叹息。


她止不住地想掉眼泪,但傅菁总是会比她先哭出来。


对方毫无章法地呼吸着,含含糊糊地说:“对不起。”


小心翼翼地、破碎地让人心疼。


吴宣仪终于用力回抱住了她,颤抖着声音说:“你是不是傻啊。”


明明不是你的错,道什么歉呢。


“嗯。”对方用力点了点头,眼泪“啪嗒”一声砸在地板上。


也像要开出花来一样。


 


“我呢,有些东西就像电影票一样,放在你这里,好不好?”


“你不要吗?”傅菁委委屈屈地问。


“我要不起。”她几乎是在用气音说话了,她怕她听出来。


傅菁压抑的呼吸又急促起来,起伏地像暴风雨里受难的船只。


这叫她怎么忍心。


她圈着她脖子的手擦去她一边的眼泪:“好啦,别哭啦,明天不好看了。”


明明自己也够呛。


“那你别看。”闷闷的声音含着水汽埋进她脖子里,痒痒的。


她几乎要哭着笑了,手指捏了捏她的脸。傅菁却抱着她不肯松手的样子,也不管什么眼泪都蹭在她肩膀上,就是赖着不动。


于是干脆抱着安静下来,渐渐地,她听到她身体里泛出海浪拍打岩石一般的低鸣声,以秒为单位,却仿佛永不止息。


是什么呢,比海和山更久远,比时光更漫长。


 


 


08


这个拥抱,她想,她永远都会记得的。


 


 


 


END



评论
热度(667)

© perkypsycho | Powered by LOFTER